顾北.

又是我,我又来辽,图一直通车,图二就是莫得用的公告——

我好可怜一开久二把手,又来宣群了

我是大哥大带皮水聊组,半语C,是个新群,就群主孤零零一个,好惨一兄弟
皮重三,来玩啊来玩儿啊【丢手绢】

这里顾北

请多指教


听说旺仔和德芙很配哦

请勿上升蒸煮

ooc预警

圈地自萌

文笔不好不喜轻喷/比馕


  

封箱后的日子过得都很轻松,这天晚上,王九龙和张九龄看起了今年的封箱。“这帮妇女简直了,这刚开始他们咋那么激动”张九龄看着满屏犯花痴的弹幕发出一声感叹。王九龙往怀里揽了揽人说:“今年孟孟和九良的‘婚礼’估计够她们兴奋好一阵子了,哎,走个开场她们都能想成婚礼了,啧,真行”

“我是德云社的相声演员我是张九龄”“我是德云社的相声演员我是王九龙”这句话一说出来 弹幕又炸了,“啊啊啊啊啊啊大楠好好看”“啊啊啊啊啊啊九龄腿好长”“龄龙女孩不认输!”看着这堆弹幕,王九龙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“这帮妇女好疯狂哈哈哈哈哈哈哈”张九龄拍了他一下“还不是人家待见你,这帮小姑娘眼睛有啥问题能看出来你好看”“大概因为我白或者我高”王九龙思考了一会想出了一个答案“嘁,得了吧,长得像个旺仔似得”“德芙,你不要损我了,我生气你可是要哄我的”张九龄白了他一眼:“你这每天的快乐源泉就是我的肤色吧?”王九龙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“还有你的美色”张九龄揉了揉他头发“就你嘴甜”“嗯,我嘴甜你要尝尝么”张九龄很嫌弃的放下手“十分恶心”“口嫌体正直,走咯回去让你尝尝我嘴甜不甜”王九龙抱起张九龄走过卧室,今夜又是一个不眠夜。

“ 晚安我的旺仔小哥哥”

“  晚安我的德芙小哥哥”


小白写手,我也可以拥有评论么/愁


学校老师之间不可言喻的秘密

勿上升蒸煮

ooc预警

圈地自萌文笔不好不喜轻喷/比馕


      又是一节瞌睡虫满天飞的数学课,数学老师在讲台上找粉笔,刚想布置题目,教室的门就被人打开了,开门的是语文老师张云雷。也是班主任。他对着数学老师打了个响指说:“九郎你出来下我找你有事”。只见数学老师放下课本着急忙慌的走了出去,过了一会拿来一打卷子,说:“你们自己写,下节课上课查”。老师一走班里就炸开了锅,樊霄堂戳了戳同桌,问他:“哎,老秦你说,咱班主任和杨老师啥关系?”秦霄贤白了他一眼:“你瞎啊,他俩能有啥关系,肯定是情侣呗。”也是,他俩一天天在办公室“眉目传情”的。“哎,你猜猜他俩扯没扯证?”没等秦霄贤搭腔,前排同学扭过来问:“你俩觉得在学校那几个老师有问题啊,我觉得音乐老师和美术老师肯定有点事”这句话惹得周围同学都扭过来凑起了热闹,有个女生开口说了句话“我见过他俩弹《滴答》哎,九良老师的三弦弹得贼好听 还有还有,孟老师会弹吉他哎,而且唱歌也好特别好听,真的没想到。”秦霄贤说:“他俩肯定在一起时间长了,我上次路过还看见孟老师抱音乐老师来着”“我靠这种惊天大瓜你也不告诉我”樊霄堂一巴掌拍过去抱怨,秦霄贤吃痛:“我这不刚想起来”角落里又传出来一对cp:“还有还有,张九龄和王九龙,就是物理老师和体育老师!我我我见过他俩拉手”这一新闻让班里兴奋起来“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!他俩平时都超甜的!”“他俩的身高差我的天,走在一起都冒着粉红泡泡哎!”秦霄贤看着班里这群几乎疯狂的女生,看了看旁边的樊霄堂“哎呦~甜甜~我也想和你冒粉红泡泡~”“咦!秦霄贤你脑袋被夹了么,你别靠我你起来口区!”

  这时候张九龄走进来拍了拍讲台,清清嗓:“下节课去实验室 你们带上课本和笔...”他话还没说完,王九龙走上讲台,给他捏了捏肩膀说了两句话,张九龄白了他一眼说:“啧,赤裸裸的报复”。“下节课上体育,体委带下楼”他突然露出一个非常灿烂但是不怀好意的笑容“绕操场两圈,一圈鸭子步,热身,然后,600,300,200准备好”在班里此起彼伏抱怨声下他又说:“秦霄贤樊霄堂两位‘跪宾’,你们的班主任在办公室召唤你们”

果然,教室窗口偷听的老师最可怕了。